您所在的位置:红商网·新零售阵线 >> 新零售频道 >> 正文
    2022年 社区团购还差哪些痛点急需跑通?

      社区团购已经陷入“两头堵”的局面

      前不久,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先后发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。在分析两大平台的亏损数据后可以看到:从2019年到当季为止,每日优鲜累计亏损近76亿元,叮咚买菜亏损近104亿元,这一现状令人惊诧。

      除了生鲜到家的赛道,社区团购的日子似乎也不好过。有媒体报道,在社区团购等新业务的拖累之下,美团三季度经营亏损101亿元;另外,今年九月份滴滴旗下“橙心优选”传出撤场消息,据悉目前仅维持个别核心城市的业务继续运营。

      在进入破产重整程序21个月之后,呆萝卜宣布从今年10月20日起正式停业,有数据显示,呆萝卜在破产时负债高达5.19亿元。而就在其苦苦挣扎的21个月里,社区团购赛道先后出现同程生活破产,饿了么的“有菜”停运,十荟团和美菜网陷入裁员风波,淘菜菜宣布退出贵州区域……

      招商证券预计,各家2021年社区团购亏损将超过200亿以上。曾经被誉为电商“最后一片蓝海”的社区团购,如今已哀鸿遍野。令人不解的是,生鲜到家也好、社区团购也罢,行业发展中究竟是什么痛点迟迟未能解决?

      只能“便宜没好货”?

      “上班日没时间买菜,只能周日一次性买了。”

      周日上午,家住深圳罗湖清水河的周女士早早来到附近的翠苑市场进行大采购。她透露,自己与爱人每星期都要上六天班,而且晚上经常会加班到八、九点钟,除了周日平时根本没有时间到菜市场买菜。

      去年,有好几家社区团购、生鲜到家平台的业务覆盖到周女士所在小区。因为通过电商下单、站点取货,甚至送货上门都很方便,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周女士都是通过社区团购方式来购买每天所需的肉菜食品。

      “菜市场只要晚一点点到,档口都关门了。但社区团购晚一些也能提货。”小两口周日只想待在家里,所以通过到家服务可以送生鲜上门,“关键的是,那阵子社区团购和生鲜到家的肉菜价格,确实要比菜市场便宜不少呢。”

      但是,这样的好日子只持续了一年多时间,周女士又重回菜市场的“怀抱”了。

      她告诉懂懂笔记,现在的社区团购、生鲜到家,商品的品质都在走下坡路,尤其最近半年里,自己经常收到烂的、损坏的蔬果,以及发馊的肉类和冰鲜食品。“如果是偶发事件,忍忍也就算了,毕竟生鲜到家挺方便的。”可让她无法容忍的是,类似的情况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发生,甚至在她投诉后的次日,仍然收到了烂掉的蔬菜。

      周女士强调,如果某一天拿到的只是不太新鲜的蛋肉品,而没有坏的瓜果蔬菜,那说明当天遇到了好“运气”。但是这种“好运气”越来越少,无奈之下,她只能放弃生鲜到家方式,回归传统菜市场,每周日去采买一周的蔬菜蛋肉。

      同样为了社区团购生鲜品质下滑而苦恼的,还有在深圳坪山一家社区团购加盟自提点的阿虎。据他介绍,去年的疫情让社区团购升温,看到商机的他选择加盟了一家知名社区团购品牌,成为该品牌旗下的一家社区加盟门店。

      “肉菜的售价比菜市场便宜一两成,加上提货方便,一下吸引很多小区里的上班族来下单。”但从今年六月份开始,阿虎时不时就会收到用户关于蛋肉不新鲜、果蔬腐败损坏的投诉,“年初一个月大约收到五六次,现在一个月至少二三十次,太头痛了。”

      尽管他每次看到用户的投诉后都会先给对方退款,品牌也承诺商品不新鲜、损坏有一定的赔偿,但随着投诉、退款的数量不断增加,部分用户也对他加盟的社区团购品牌以及门店失去了信心。

      “特别是忙了一天的上班族,一旦拿到坏的生鲜,还得另外花时间去叫外卖。久而久之肯定失去信任了,有的回归了菜市场,有的索性在外就餐。”阿虎坦言,因为生鲜的品质下滑,如今在门店下单的人比起年初少了三分之一。尽管他曾多次向品牌方反馈问题,但至今仍迟迟得不到解决。

      根据艾媒咨询2020年统计,担心商品品质而拒绝使用社区团购的消费者比例高达57%。可见“便宜没好货,好货不便宜”的道理,在社区团购领域里似乎也同样适用。

      既然如此,企业为何不考虑上调价格,同时为用户提供更优质的生鲜产品?

      不敢撕下低价标签?

      “社区团购的宣传应该强调便利,而不是一味地低价、补贴。”

      2017年,大学毕业后的小李在惠州大亚湾西区开了一家便利店。去年12月份,为了创收,他的便利店与三家社区团购平台签订合作协议,成为用户的提货点。但在将近一年的合作当中,他渐渐发现,社区团购平台谁也不敢放弃低价的战略。

      毕竟,几乎所有的社区团购平台,最开始都是通过低价补贴的手段,吸引用户并开拓市场。而后来居上的互联网巨头,同样也是烧钱疯抢目标用户。正因如此,低价成了社区团购最明显的标签,撕都撕不掉。

      “大家(消费者)都习惯薅社区电商的羊毛,谁率先涨价,谁先出局。”由于小李的便利店是三家社区团购平台的提货站点,因此,他经常能看到平台、企业之间的“低价博弈”。

    2页 [1] [2] 下一页 

    关注公号:redshcom  关注更多: 社区团购

    研究报告、榜单收录、高管收录、品牌收录、企业通稿、行业会务




    百姓彩票大厅进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