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您所在的位置:红商网 >> 好公司频道 >> 正文
    箭牌家居短期偿债能力垫底 营运资金承压仍豪气分红

      地产行业遇冷,而家居企业迎来火热的上市潮。

      最近一年,多家家居企业陆续开启了IPO进程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共有15家(不含已过会企业)拟IPO家居企业公布了A股招股书。

      这15家企业来自不同的细分行业。其中趣睡科技、远超智慧、慕思股份以成品家具为主营产品;朗斯家居、有屋智能主营产品为定制家具;泛亚卫浴的、箭牌家居产品以卫浴陶瓷为主;护童科技的主营产品为学习桌和学习椅;联翔股份、三问家居、美智光电、森鹰窗业、书香门第、天振股份、云峰股份的主营产品分别为墙布及窗帘、家纺及家居服饰、家用照明、铝包木窗、地板、人造板。

      15家公司的业务模式也不一致。如趣睡科技等公司以轻资产运营模式为主,箭牌家居等以重资产经营模式为主。有屋智能、书香门地等企业以大宗业务模式销售为主,箭牌家居等企业以经销模式销售为主……

      细分产品、销售模式等差异导致企业的成长能力、资产结构及偿债能力、现金流状况、营运能力、盈利能力等财务指标有较大差异。

      Wind 显示,趣睡科技2020年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例最高;箭牌家居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例皆垫底。此外,箭牌家居2018年和2019年的资产负债率也是最高,书香门地2020年的资产负债率最高。

      箭牌家居短期偿债能力垫底

      2018-2020年,箭牌家居的流动比率分别为0.58倍、0.59倍、0.69倍;速动比率分别为0.31倍、0.29倍和0.43倍,在15家拟IPO企业中垫底,且显著低于同行。

    数据来源:wind

    数据来源:wind

      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相比,箭牌家居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同样垫底。 箭牌家居称,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较低的原因有二:一是公司前期经营积累较少,且由于公司尚未上市,融资渠道相对有限,股权融资规模较少;二是公司的经营积累大量投入长期资产的购置和建设,使得流动资产规模相对较低。

      招股书显示,箭牌家居生产环节以自主生产为主,部分五金龙头和卫浴产品组成部件委托第三方进行工序外协和OEM生产,可见经营模式较重。重资产模式下,箭牌家居的固定资产、在建工程等非流动资产占比较高。2020年末,公司固定资产为24.96亿元,在建工程4.11亿元,合计占期末总资产的39.68%。

      而趣睡科技、致欧科技这种轻资产运营模式下的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占比较低。2020年末,趣睡科技的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金额合计0.1亿元,占期末总资产的1.9%;致欧科技固定资产在建工程金额合计0.2亿元,占期末总资产的1.15%。

      无论是何种原因导致箭牌家居短期偿债能力偏弱,其长期为负的营运资金令公司流动性承压。2018-2020年,公司流动资产分别为29.48亿元、27.22亿和30.43亿元,流动负债分别为50.83亿元、46.3亿元和44.1亿元,营运资金分别为-21.35亿元、-19.08亿元和-13.73亿元。

      招股书显示,箭牌家居流动负债金额较高主要是因为应付款项较高。2018-2020年,公司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金额分别为33.26亿元、28.56亿元和29.04亿元,主要为公司对上游供应商开具的银行承兑汇票、采购款等。

      箭牌家居董事会亦是家族会

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箭牌家居在营运资金比较紧张的情况下,仍大手笔进行现金分红。2020年8月28日,公司以现有总股本821729505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共计派发现金4.5亿元。

      招股书显示,箭牌家居实际控制人为谢岳荣、霍秋洁、谢安琪、谢炜四人。其中,谢岳荣和霍秋洁为夫妻关系,谢安琪为谢岳荣与霍秋洁之女,谢炜生为谢岳荣与霍秋洁之子,四人合计控制发行人79.17%的股份。这意味着,公司IPO前夕的突击分红,实控人家族拿走约3.56亿元。

      在A股上市公司中,家族企业尤其是有绝对控制权的企业,市场发生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案例。更有甚者,家族成员掏空上市公司,严重违法违规,将公司拉至退市边缘。要杜绝家族企业滥用实控权,根本的是要建立现代法人治理架构,完善内控制度。

    2页 [1] [2] 下一页 

    搜索更多: 箭牌

    研究报告、榜单收录、高管收录、品牌收录、企业通稿、行业会务




    百姓彩票大厅进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