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您所在的位置:红商网 >> 好公司频道 >> 正文
    紫燕食品门店惊现老鼠乱窜 关联交易频繁企图冲刺主板

      近日,知名卤味连锁品牌“紫燕百味鸡”陷入食品安全漩涡。9月12日晚,有市民路过紫燕百味鸡上海沪光路店时,发现店内食品橱窗有老鼠在四处游窜。

      15日,“紫燕百味鸡食品柜里老鼠乱窜”登上微博热搜榜。随后,紫燕食品发布声明称,就此事向广大消费者表示歉意,并要求该门店停业、并全力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,共同查找具体原因、加强食品安全管控等。

      食品卫生问题频发多次被处罚

      公开资料显示,紫燕百味鸡的运营主体紫燕食品成立于2000年,主营业务为卤制食品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主要产品为夫妻肺片、百味鸡、藤椒鸡等卤制食品。

      日前,紫燕食品已递交IPO招股书,拟在A股主板上市。这意味着,紫燕食品或将成为继绝味食品周黑鸭煌上煌后,第四家上市的卤制品企业,打破之前卤味股“三分天下”的局面。

      根据招股书,2018—2020年,紫燕食品及下属公司曾9次受到工商、环保等部门的处罚,涉及罚款金额共计约21.52万元。

      在食品安全卫生方面,2019年4月,广州市番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因广州川沁食品有限公司2018年11月14日生产的红油笋丝(散装称重)经检测微生物项目不合格,对其处以没收违法所得51.9元、罚款2万元的处罚。招股书显示,广州川沁为紫燕食品100%控股子公司,因经营需要已于2020年11月注销。

      2020年6月,上海市闵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上海紫昊在天猫商城(紫燕食品旗舰店)所售产品涉嫌虚假宣传(未标明包含食品添加剂),对其处以5000元罚款。

      据媒体报道,2021年6月8日,因为虚假贴上计量部门强制检定标志,江宁区市场监管局对紫燕的南京总经销商进行了约谈,并进一步调查发现其存在员工没有戴好口罩,没有按照规范佩戴防护用品等情况,可能会导致加工过程的汗液或者口腔的飞沫沾染到食物上面。

      此外,紫燕食品还在招股书中披露了2起环境违法处罚,罚款金额合计12.28万元。2019年8月19日,灌云县环境保护局出具的《环境保护行政处罚决定书》(灌环罚字[2019]92号)显示,紫燕食品全资子公司连云港紫燕农业开发有限公司,因废气设施未按要求添加蜂窝活性炭、废水处理站废气处理设施喷淋系统泵机未开启,被处以10万元罚款。

      2020年11月27日,连云港紫燕又因存在“农产品加工项目需要配套建设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设施未通过‘三同时’验收,主体工程即投入生产”违法行为,被连云港市生态环境局处以罚款2.28万元。

      与同行年报数据存差异报告期内关联销售累计超13亿元

      2018-2020年,紫燕食品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0.02亿元、24.35亿元和26.13亿元。2020年,紫燕食品仅“夫妻肺片”就卖出了8.10亿元,占全年营收三成,营收的强势也促进了紫燕食品盈利能力的大幅度提升,报告期内,紫燕食品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.60亿元、2.44亿元和3.40亿元。

      然而,在公司营收和净利润都大幅增长的同时,紫燕食品招股书显示的综合毛利率水平却一直低于行业的平均水平。根据招股书,2018-2020年,紫燕食品的毛利率水平分别为25.4%、25.46%、30.45%,均明显低于同期行业平均的42.1%、42.69%、43.21%。

      需要指出的是,根据紫燕食品招股书的披露,同行业的绝味食品2018-2020年的毛利率分别为34.30%、33.95%、36.34%。

    图源:紫燕食品招股书

    图源:紫燕食品招股书

      然而,绝味食品年报显示,2018-2020年公司综合毛利率为34.18%、33.93%、33.32%,并且绝味食品在2020年年报中指出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毛利率同比减少0.61个百分点,这意味着绝味食品2020年毛利率水平不会高于2019年的,显然与紫燕食品招股书披露数据不相符。

    图源:绝味食品2020年年度报告

    图源:绝味食品2020年年度报告

      此外,2018-2020年紫燕食品还存在大量的关联销售,且关联销售金额逐年上升。

      紫燕食品是一家典型的“家族企业”,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钟怀军、邓惠玲、钟勤沁、戈吴超、钟勤川,其中钟怀军、邓惠玲为夫妇关系,钟勤沁、戈吴超、钟勤川分别为其女儿、女婿、儿子,他们通过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成为公司的共同控制人,合计控制公司 88.58%的表决权。

      2018-2020年,紫燕食品向实控人之一邓惠玲的哥哥邓邵彬控制的,包括南京金又文、南京秀燕、南京易欣行、南京金易瑞、杭州侍橙、杭州景桦、贵州凯乔、烟台星响等8家企业,合计分别实现销售金额2.71亿元、3.64亿元和3.79亿元。同期,紫燕食品向谢斌所控制的合肥贡燕、郑州川燕及郑州紫邦实现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1.08亿元、1.10亿元和1.08亿元,谢斌曾为钟怀军进行股份代持,向紫燕食品参股公司——上海燕盛有少量的门店销量分别为102.52万元、72.28万元、19.87万元。2018年向实控人之一钟怀军担任董事的边城体育实现2.47万元的关联销售。

      计算下来, 2018-2020年紫燕食品向南京金又文、南京秀燕等13家关联公司合计销售金额分别高达3.79亿元、4.75亿元、4.88亿元,分别占当年度营业收入的比例为18.95%、19.49%、18.68%,三年合计销售金额高达13.42亿元。从披露的相关数据来看,紫燕食品在报告期内关联销售的金额一直在持续上升,而关联销售占当年度对应营收比例一直维持在近20%,关联销售占比偏高。(来源:中国网)

    搜索更多: 紫燕

    研究报告、榜单收录、高管收录、品牌收录、企业通稿、行业会务





    百姓彩票大厅进入